巴菲特强调,他并无意出售其在卡夫的股份,因为目前持股比例太大。

针对这些问题,最高法、最高检将会在接下来时间内不断推进制度建设,加强改革督察,比如对法官、检察官的自由裁量权进行监督,处理好检察院量刑建议和法院刑罚裁量的关系等。